张德芬:做一个“灵魂摆渡人”

猎云网2019年06月27日14:54分类:尚品

“亲爱的,外面没有别人,只有自己。”这是张德芬在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中所说的。

这些年里,张德芬最渴望的是把自己当成“灵魂摆渡人”的角色,在这个角色里,张德芬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可以走出困顿的黑夜,获得重生。

1

时代的宠儿,围墙内的心

1962年11月,张德芬出生在中国台湾的一个普通家庭。

从小,张德芬就是其他家长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常被人问起“样样都拿第一是什么样的感受”。她总能完成父母给她制定好的目标,并且拼尽全力做到最好。

1987年,25岁的张德芬,已将所有女人艳羡的东西收入囊中。

时任台湾电视新闻记者、主播的她,年轻貌美,事业有成,拥有名车豪宅,过着无可挑剔的完美人生。

“在台北乃至台湾我似乎得到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关注,吃饭有人抢着买单,办事不用排队,开车违章了警察也不会追求我的责任,而是索要一份签名。”

然而即便做着父母眼里的乖女儿、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,张德芬整个人身心却很疲惫。毕业于台大企管系的张德芬,其实对文学、艺术有着别样的痴迷,而这份人人称羡的工作,她也不是发自内心喜欢。一颗想要追求快乐的心正蠢蠢欲动。

彼时在离台湾不远的香港,有个叫张国荣的,因一首《Monica》一炮而红。

天之骄女跌落云端

按照剧情的发展,张德芬应该顺风顺水甚至无理霸道地在云端度过一生。

然而,如法国作家雨果所说,所谓活着的人,就是不断挑战的人,不断攀登命运峻峰的人。

为了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,张德芬辞掉了那份人人称羡的好工作,赴美读书。

刚到一个陌生的国度,她常常睡不着一个人整夜发呆,每周只有20美金的零花钱,连一个3美元的垃圾桶都买不起。还遭受着嫉妒和排挤。

“不就是个前女主播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就在几个月以前,她还住着台北市仁爱路名人巷的豪宅,开着Volvo,是知名女主播。在云端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张德芬,常常情不自禁就掉起了眼泪。

她独自站在公车牌下,将自己包裹在厚实的棉服里,呵气凝结成白雾在四周怎么都散不去的场景。时常侵入她的梦里,寒冷又孤独。

纪录片《算命》片尾有这样一句字幕:“算不尽芸芸众生微贱命,回头看五味杂陈奈何天。”人类站在命运面前,如同无头苍蝇飞入茫茫星夜。

可有的人啊,偏偏就不认命。

人生四十,从头开始

199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张德芬与前夫相识了, 在相识的第二年他们在台北举行了婚礼,2000年因丈夫工作调动的关系,张德芬随丈夫到了新加坡生活。

彼时的她也打算重新开始进入职场。她应聘了一家国际大公司,因为跨界进入软件行业,是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张德芬甘愿从基层干起,从老板的助理做起。

张德芬从不缺少从头开始的勇气,这也是她后来能够成为影响一代人的个人成长作家的重要原因。

每天张德芬都会打印厚厚一打纯英文资料回去专研,所以对于IT十分陌生的她很快就对业务了然于胸,老板对张德芬的工作非常满意。

后来公司高层人事斗争,张德芬服务的老板离开了,新任老板依然重用张德芬,并给她加薪升职。

她开始负责亚太区市场,每天跟各个国家的市场团队交流,每天要开十几个电话会,也可以不用坐班。那段时间因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少了,张德芬开始抑郁了。

在很多人眼中,张德芬婚姻、家庭、事业、明明什么都有了,学历又好,已经获得了人生大满贯。

但就在这样的舒适区,张德芬却说:“即使有一百万美元放在我面前,我也会说这拿来做什么呢?”

于是40岁“高龄”的张德芬,再次任性地辞掉了工作。她想要探寻真正的快乐,学习起了心理学。

涅槃之路学会成长,创办张德芬空间

辞职后张德芬开始大量读书,上课,收集各种资料。2003年张德芬开始致力于研究个人成长。也是这一年,一代巨星张国荣因抑郁症,自杀了。

此时距离我国有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已有两年,但整个社会对心理的认同度还处于很低的水平,看心理医生依然是个丢人的事,抑郁症会被理解成精神病。

后来张德芬干脆在北京朝阳公园旁边做了一个工作室,把100平方米的房子打通,每个礼拜召集一些人,做读书会,每个参加的人收50元场地费,她自己印书,组织大家一起讨论心理问题,个人成长,也传播一些理念,介绍一些电影。

通过这种方式,她接触到了大量真实的案例,也了解到解决心理问题并不是少数人的需求。

张德芬确认,积极健康的情绪和心理状态,对一个人,一个家庭,甚至一个社会来说,太重要了。为了帮大家解决问题,也倒逼自己不断学习心理学的相关的东西。

张德芬在2007年写了第一本书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。这本书在中国台湾卖得很火。于是张德芬考虑在大陆发行。

张德芬在内地找了20多家出版社,只有两家出版社愿意出版,条件还很苛刻,而且一签就是五年。最终这本书成为这家出版社有史以来卖得最好的一本。

随后的两年,张德芬陆续又写了两本书,希望把她学到的、经历的都拿来分享。

就在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时,自己的婚姻却出现了问题,2015年她恢复单身,儿子女儿又相继出国念书,一下子“单身又空巢”,张德芬的情绪和状态跌入了谷底。

“自己的亲密关系都没有处理好,怎么去当别人的人生导师?”一时间扑面而来的负面评论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她开始羞于见人,也不见媒体,不想跟朋友来往,把自己封闭起来,觉得自己特别地丢脸。

在单身的这段期间里,张德芬才真正把书里写的还有她所学的东西实践出来。同时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获得心理成长,她创办了张德芬空间。

2

蓝海市场万象丛生,服务为本不忘初心

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个人成长教育平台,张德芬空间在生产优质内容上是丝毫不含糊,这更是填补了中国心理学市场的空白。

据数据统计,我国每15个人里就有一个抑郁症患者,每8个人里就有一位精神疾病患者。

中国患有不同程度心理疾病的有1.8亿人,但就医率却仅为10%。

近年来,复旦林森浩投毒案,清华刘海洋泼熊案,已经不是个例。

《2016年心理健康认知度与心理咨询行业调查报告》显示:“心理健康具有一定的隐形市场,预估有50倍增长空间,是继汽车、房地产、IT和互联网产业之后的第五波财富浪潮。”

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,越来越多的人涌入了心理行业。

然而行业不断壮大的同时,也带来了诸多问题,整个行业鱼龙混杂,甚至很多迷信的东西大行其道,外星人、前世今生、神神道道、大师、神棍这种东西都会出现。

对于张德芬空间的发展她没有着急披上资本主义的外衣,而是怀着感恩的心做好服务。

“我是在服务,我已经借由我写的书得到了很多东西,我已经非常感恩了,老天实在太厚爱我了。有的时候,我觉得有些愧疚,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了吗,为什么能这辈子我能有这么多的加持、祝福、福报。”

在这个市场大环境下,张德芬空间旗下心灵的圈子、阿呀妈呀等多个公众号矩阵,约400万用户,在抖音、今日头条、喜马拉雅、蜻蜓FM、懒人听书等视频、音频平台约290万用户。

除了新媒体矩阵之外,张德芬还创办了幸福研习社和时空心灵学院。张德芬幸福研习社主要打造线上线下的女性成长社群,时空心灵学院则包含线上个人成长教育课程和线下成长工作坊。

心理学家武志红说:“德芬是我见过的最真的人之一,她从来都是跟随自己的心,她是活着的传奇。”

3

 

资源来自痛苦,成长需要温度

如今的张德芬被誉为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个人成长作家,她不仅治愈了自己,也帮助了无数人通过心理疗愈找到了幸福的出口。

张德芬最喜欢的作家Jed MecKenna说过一句话:“地球是一个大游乐场,我们每个人在里面玩自己的游乐项目。”

在这个游乐场里,张德芬尽兴得很。

“真正能让我站在讲台上跟大家分享些什么的,不是我的知识、口才、名气,而是我经历过的苦难,痛苦迫使我向内看,许多智慧和空间因而打开。”

“德芬老师最大的资源就是有足够多的痛苦。” 这是张德芬空间CEO卢熠翎对她的评价。

截至2018年底,“张德芬空间”微信公众号传播力超过99.96%的公众号,位列中国微信公众号500强、中国内容创业企业100强、中国心理健康品牌公众号影响力前三。张德芬空间坚持创作优质内容,2018年共创作400余篇原创文章,超7664万人次阅读。

“时空心灵学院”汇聚了海内外心理学界诸多权威专家,将心理成长延伸到个人成长、原生家庭、亲密关系、正念冥想等各个方面,设立了亲子、职场、情商、咨询专业成长等不同类别的课程。时空心灵学院打破了空间限制,设立了灵活的学习形式,采取线上课程+线下训练营与专业工作坊相结合的形式,截止目前,已累积开设在线课程500余个,线下工作坊110余次。

“张德芬幸福研习社”在输出心理学相关知识的同时,给予女性用户在生活中修身的实操指导,打通了线上付费课程和线下实体空间的形式,有人称其为“O2O+新零售”的新型商业。

《战国策》里有句话说,“行百里者,应以九十为半,此即末路艰难之谓。”

灵魂摆渡人张德芬一直坚持着这样秉持初心。“我觉得个人成长还是需要有温度的。我希望能够传递更多的正能量给社会、给国家。”

“我觉得我就是个真实又勇敢的灵魂。”张德芬这样定义自己。

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:服务民族企业,助力中国品牌

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

(广告)

[责任编辑:邹晨洁]